优书网 > 玄门不正宗 > 第三百二十八章 修行界也乱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二十八章 修行界也乱了

  就在灵机子探查九江的情况下,陈昀那边也终于做出了应变。

  从拱卫京畿的南军中再次抽调了五万人,再加上先前的三万败军,组成了一支八万人的大军。

  须知除了先帝在位时的三大北伐,这还是第一次有如此大规模的军队调集!

  本就捉襟见肘的国库此时更是吃紧……甚至此次出征几乎必然会耽误京畿地区的秋收,这是很致命的一件事。

  可是陈昀不得不如此,大彭朝庭的威严不可侵犯。

  不过他对于此次作战的胜利充满了信心,因为先帝一手打造的王牌军队羽林卫也全员出动参与了此次征讨。

  结果这一征伐,时间就从七月推移到了十二月!

  占据九江的淮南国依托九江郡的各大水泽与朝廷大军不断拉锯游击,竟然硬生生地将这一战给拖延到了又一年年关。

  “这一年过得有些快啊……”王弃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感慨,那里已经开始长出胡茬了。

  又是一年积累,他的各方面状态都已经调整到了巅峰……而且依然是在稳步攀升的巅峰,仿佛看不到尽头。

  冉姣在旁边附和道:“是啊,谁能想到这一年的变化竟然这么大。”

  灵机子依然在九江观察那淮南王的气象,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他们的大师兄莫椋、二师姐雪鹤,甚至是玉矶的弟子红翎都被派了出去观察龙气。

  天南地北的,又有多处龙气在酝酿崛起的迹象……一切都是因为朝廷与淮南国的战争迁延日久,这让这天下许多有心人都看到了大彭朝廷的虚弱。

  五神山上,为了这种情况已经焦头烂额,事实上原本王弃和冉姣也马上就要启程出发前往长安过年……呸,是观察大彭朝廷的情况了。

  大彭朝廷当然也算是一支龙脉,并且因为毕竟占据了大义以及实力最强,它尤为值得关注。

  可是很不巧的,乾坤正道在这个时候忽然邀约泰山修行界要召开一次‘群峰论道’,好像是要彻底成立泰山仙盟的样子。

  这很奇怪,为什么一年多之前那种最佳时机不成立,现在反而要成立了?

  王弃想了一下,这里面肯定还有先前泰山仙派一役的影响,所以他忍不住又联系上了那久未联络的暗子询问详情……

  他那布置的暗子,便是那泰山仙派如今唯一的真传:白渊!

  他问:白渊,你可知为何乾坤正道要迁延一年多才设立仙盟?

  白渊在那里沉默了一番,随后答道:这是为了利益最大化。

  王弃:利益?什么样的利益可以比领袖泰山修行界更大?

  白渊道:封魔、荡魔都是有气运功德的,我泰山仙派能够坐稳这泰山之主数千年,便是有封魔崖镇封群魔的功劳在。

  王弃问:你们也信气运说?

  白渊:传承自上古的门派都会信。

  王弃这就有些无奈了,五神山的传承终究是被中断了一次,所以自家长辈们也只能在发现了九州鼎的问题之后才开始琢磨这个‘气运’的问题。

  他又问:所以你认为乾坤正道不急着建立仙盟,是为了独自将那些妖魔找出来或镇或杀?

  他说着就已经有些信了,因为从种种迹象来看的确是这个样子。

  白渊:仙盟成立之后再斩魔,这些气运就要落到仙盟头上,哪怕乾坤正道是盟主也会分薄许多。但是在斩魔之后再成立仙盟,该他们的都已经拿到手了,其他人也别想分润多少。

  王弃听懂了,感慨着道:这便是乾坤正道的私心吗?

  白渊道:没错,名门正派便是这么虚伪。

  完了他也没再多说什么了,显示了他对如今泰山修行界的愤懑。

  可乾坤正道的做法让人说不出错处来,白渊心中再恨也只能沉默……毕竟他们泰山仙派的错误是明明白白的。

  王弃有些感觉到这些所谓名门大派的压迫感了……虽然明面上什么都没说、没做,可是暗地里却早就将一些资源给瓜分完毕了。

  玉泉山、九兵峰的沉默仿佛早有默契,他们肯定也在瓜分着狩猎妖魔带来的气运吧?

  当初玉磐子忧心玉矶神女的伤势,也确实是无心参与他们的利益分配……却没想到只是这一次主动退出,便是彻底没了这方面的利益,好像还被孤立了一样。

  由此他有些明白为何此前五神山那么多年都只能半死不活显得没什么存在感了……看起来这种利益分配,真的是一次都缺席不得。

  这次的‘论道大典’五神山是一定要去参加的,至于最终会是个什么章程则是要另做考量了。

  在整理过了多方情报之后,王弃便跟着玉磐子出发了。

  这一次的论道大典,五神山将派出四位阴神强者……其实就是玉字辈的全员出动。

  在雍鼎之祭后,玉峰真人以及玉林子还是都选择了回归五神山。

  至此五神山上一辈分出去的人都回归,实力上算是空前膨胀,实质上地达到了泰山修行界第二的位置。

  玉泉山、九兵峰经历妖魔肆虐,如今都已经无法和五神山相比了,也就是乾坤正道还能稳压一头。

  这或许也是五神山再一次遭受有意无意的排挤的缘由之一吧……不过,五神山这么多年都是在这些正道大派的挤压下生存下来的,面对这种压力他们已经习以为常。

  四大玉字辈的前辈带着各自的弟子去参加这次的‘论道大典’,这阵容也不小了。

  只是真的很难说玉磐子想要在这次的事件中得到什么,因为他现在的全副心神都在‘扶龙庭’上面。

  在出发前,王弃还特意去自家师尊那里坐了一会儿,想问问他的想法。

  “师尊,这次乾坤正道举办的‘论道大典’显然为了成立泰山仙盟做准备,‘论道大典’如何我们不必在意,但是泰山仙盟……我们是否要参加?”王弃问了一句。

  玉矶神女也在旁旁听,她其实内心一直都很愧疚和惶恐,因为那雍鼎之祭本就是在她的一力坚持之下才举行的。

  所以她此时忽然提出了一个不同于她原本性格的办法:“我们是否能够将这雍鼎交给乾坤正道?让他们去进行扶龙庭?”

  这是要祸水东引?

  可是一直没什么主见的玉磐子却断然否决:“不,我们不能那么做……这或许是祸水东引,但也可能是将我五神山崛起的机缘拱手相让。”

  他深吸一口气道:“这么长时间我已经想明白了,扶龙庭本就是一场豪赌,不成功便成仁。”

  “而我们有雍鼎暂时镇压气运,本就已经多了一重保障……没必要,也绝对不能将雍鼎再送出去,否则我五神山气运外泄,可能下场比先前还不如。”

  玉矶神女听了心中更难受了,她觉得是自己的任性将五神山逼上了绝路。

  王弃看着两人的神态,心说自家师尊还真是个直男,难道就看不出师娘已经心理很难受了吗?

  所以他连忙以照影语竹给玉磐子发去一道信息……

  玉磐子愣了一下,随后嘴角抽搐了片刻,还是认命地转头看向玉矶神女道:“师姐,我要谢谢你……是你将这次让五神山崛起的机会放在了我的面前,并且逼我下定决心。”

  “我本来是个懦弱没决断的,若是这次放过,回过头来或许我指不定要怎么后悔呢。”

  玉矶神女的脸色果然好看了许多,刚才她真的是难受极了……只是生性好强的她不会为自己找借口,所以一直承受着而已。

  但是现在玉磐子开口一哄,她立刻就是心里甜滋滋地觉得要有‘心魔’生出来了……情劫啊,她的情劫不也是他吗?

  于是她目光如流水地宽慰道:“师弟你何必如此自贬?你我如今夫妻同心,再加上孩子们都这么得力,必然能够度过难关的。”

  王弃被冷不丁地塞了一口狗粮,心中只觉得腻味得慌……他现在超后悔没把阿姣姐姐带来,不然还能比比看谁比谁更齁。

  他连忙强行扭转话题道:“既然师尊由此决意,那是否意味着那乾坤正道组建的泰山仙盟我们可以不必参加了?”

  “这……我还没想好。”玉磐子老实坦白,在王弃和玉矶神女面前他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得,这还是那个优柔寡断的玉磐子。

  这也的确是没那么容易做出判断的事情,毕竟加入仙盟有加入仙盟的好处,至少在修行资源方面可以得到很大的便利。

  可一旦加入仙盟,那么就很可能会对五神山即将展开的‘扶龙庭’产生制约……甚至王弃敢打赌,一旦仙盟中人发现了五神山正在‘扶龙庭’,就必然会出现诸多阻碍。

  “我的建议是,我们参加‘群峰论道’可以,但加入泰山仙盟之事便可作罢了。”王弃很直接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玉磐子为难地问:“可是我们该以什么理由作罢?”

  王弃道:“不参加就不参加,不需要任何理由。”

  当然,这只是随口这么一说,随后他又解释道:“这件事情上其实乾坤正道是理亏一方。”

  “师尊先前为了促成泰山修行界的联盟可谓是待人以诚、鼎力相助了,可他乾元掌教呢?”

  “事成之后竟然就将我们撇在一边只顾着自己捞好处……当然,或许对于他们来说是我们不合群,但届时你只管拒绝却不比提太多理由。”

  “乾元掌教是聪明人,他会明白这意思的。”

  玉矶神女想了想,有些好奇地问:“怎么,你还想着乾坤正道会给我们补偿?”

  王弃轻叹道:“原本会有这种‘万一’的想法,现在是想也不敢去想了。”

  “这些执掌一派的,看似正义凛然,其实心都黑着呢……”

  玉磐子闻言就很不服气,他要表示自己可是一点都不心黑的!

  王弃看了他一眼,目光很奇异,最终没说什么……算了吧,自家师尊就是个老实人、老好人,就不去呛他了。

  三人又商议了一番细节,做好了充足准备,才招呼同门准备去那乾坤正道的荡魔坪进行集会。

  虽然现在泰山修行界以乾坤正道为首,但次次大会都是在这荡魔坪举行,一些事情就都已经有些昭然若揭了。

  此行除了四大玉字辈高人,五神山的弟子辈也来了五人。

  其中便有玉峰真人的传人于崧,玉林子的传人长真子,玉矶神女的传人红翎以及王弃和冉姣。

  按照乾坤正道的邀请函上所说,这次的‘论道大典’其实是想要调解如今泰山修行界愈演愈烈的各派矛盾,才特意设置了一个论道比试的场合。

  一切恩怨在论道台上解决,当然也可真正论道一番。

  玉磐子觉得这对年轻一辈来说或许是个很好的机会,所以就带着众弟子一起来了。

  或许可以和泰山修行界的年轻辈弟子们论道一番,这也是增长见闻的方式。

  输赢倒是都无所谓,只要弟子们有成长就行。

  玉磐子的心态‘佛系’得紧……他以为这次大会应该和之前的都一样,是那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形式。

  可是真到了会场,众人却发现这里的气氛太紧张了。

  他们看到了各种敌对的目光……这目光并非是对准他们的,而是那些参与这场大会的人互相之间都似乎戒备重重。

  这和一年多以前那种大家至少表面上一派祥和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

  明显是一副撕破脸了的样子。

  这一年多的时间,泰山修行界发生了多少事情?

  王弃看着这些有些触目惊心。

  然后他想了起来……当初在泰山仙派的时候,这里面有不少人都是变成了‘黑眼睛’的。

  那时简直是一片乱杀,也因此建立起了许多仇恨来。

  哪怕明知道那是‘迷心魔’搞得鬼,可是死者的亲属、师长却总是无法轻易从那种仇恨中解脱出来。

  那一次,泰山修行界也不知多少门派、势力之间结下了死仇,又不知多少‘弑杀同门’的人再也无法回到过去,成为了孤家寡人或者干脆真的入魔?

  乱了,泰山修行界的人心已经乱了。

  这就好像是凡间动荡的复刻一样,原本的‘宗主’忽然弱势,一时间群魔乱舞……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