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积分_全民修仙:我靠炼丹称霸天下
优书网 > 全民修仙:我靠炼丹称霸天下 > 第一百九十章 积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九十章 积分

  这猎杀之地,四周一片荒芜。

  苏辰站在那边,便看见这一望无际的腾云虫。

  莫非是那悬赏任务写错了,让他捕捉一头便好?

  他又仔细地拿出了那悬赏任务,翻看了一下便摇了摇头。

  的确,不是他的错觉。

  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是剿灭这一带的腾云虫。

  而这附近不远十里的地方就有一个村子。

  苏辰刚进入萃灵阶级正需要一块磨刀石来试炼。

  他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这些源尘级别的腾云虫几乎是一剑一个!

  这箱它解决了,这一片腾云虫的巢穴后。

  那边终于有一只腾云虫的头领发怒了。

  吼!

  一声刺穿耳膜的怒吼响彻在苏辰的脑海中。

  这是一头萃灵级别的腾云虫!

  终于来了个大家伙吗?

  正好能让他拿来练练手。

  他顿时摩拳擦掌地冲向了这腾云虫!

  只见这只硕大的虫子一甩头,便将目光转移了过来。

  这只有千万只虫眼汇聚在一处的眼睛,使得苏辰不寒而栗。

  这也是他的威慑感之一!

  他想要喝退面前的禽兽,让他不敢进犯。

  只可惜。

  他想的太过想当然了。

  “今日之日,便是你的忌日!”苏辰没有半句废话的提起剑便冲了上去。

  这虫子的身躯尤其庞大,但是使用起来并不灵活。

  说是腾云虫,也不过是短暂的,能在虚空之中停留那么一二秒罢了。

  他们这个族群当中就是因为这1二秒才能取得生机。

  苏辰放眼望去,此时这腾云兽的翅膀已然退化,退化成了一双不怎么好看的肉翼。

  只要砍断这肉翼就能毁其根本!

  苏辰深呼吸,吸了一口气。

  运起了阴阳指。

  这要斩断肉翼必不可缺的,就是这阴阳指。

  若是没有此等办法的话,他也无法解决面前的这个虫子。

  实则面前虫子的肉翼十分细小。

  这不是在为难别人吗?

  他无奈地笑了笑,笑容有些尴尬。

  只见这阴阳指,从他和距离这腾云呈不足十米的地方发射而去。

  他只不过是轻点了一下罢了。

  没想到……

  这虫子居然应声而落。

  这……

  他没有用那么大力气啊,怎会形成如此这般情况?

  这真叫他有几分纳闷了起来呢。

  不过片刻他便将这肉翼割下。

  这才是能证明腾云虫的身份之物。

  这一片的腾云虫已经被他清扫了个干净。

  不会再来了。

  ……

  凌全宗内。

  苏辰先生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之中,洗净了全身污垢。

  他很讨厌这虫子身上那股黏腻而又恶心的味道。

  “这位师兄,小的这烧的水的技术还不错吧。”旁边的这个杂役,殷勤地对着苏辰笑道。

  他是早些时候被分配到苏辰的院落里来的。

  苏辰因为一直都在修炼,也未曾注意到他。

  “不知你……历安?”苏辰瞳孔紧缩,看着眼前的杂役已经变换了一张面容。

  那日的离别,他竟不想今日会是以此方式而相见。

  这大大小小纵横交错的伤疤遍布了历安的脸上。

  “公子,你不用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我的脸怎么样,公子你觉得我这水烧的还可以吗?”历安淡淡的笑着,笑容很是平静。

  这些日子为了规避风险,他才到了这个宗门。

  听说自家公子也来了,便求了管事,来到了自家公子的院落之中。

  “没事,你真是受苦了……”苏辰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他怎么都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见面,让他的心里很不舒服。

  历安这脸是可以恢复的。

  他却……

  “自那日韩月中灭亡以来,不知道公子究竟怎么样了,历安在这东门内做杂役已经很长时间了,竟不知公子也来了……”历安犹豫了片刻便说道。

  他知自家公子并不喜欢他的这番言论的调调。

  但他现在无法对自家的公子说些什么亲近的话。

  经历了这些事,他发现他对自家公子好像疏远了许些……

  “没没关系,我自己来吧。”苏辰深吸了一口气,不经意间爬上了历安的脉搏。

  他惊讶地发现历安的灵力居然被锁。

  “这是谁干的?”苏辰一脸疑惑地望向了历安。

  历安的眼中充满了苦涩,他摇了摇头。

  他现在并不想说这件事,只要能来伺候公子,就是他的福分。

  ……

  悬赏厅。

  苏辰压下了心中那种复杂的情绪去交了任务。

  “这位师姐,在下回来了。”再次见到这位师姐,苏辰朗声说道。

  “这位苏师弟真是让师姐刮目相看了呢,你随师姐去交任务吧,你这肉翼可是萃灵……”这师姐一脸不敢置信的说道。

  她怎么也想不清面前的这个男子是如何做到的?

  还是不想了吧,自然也是各凭本事的。

  “萃灵腾云虫,300积分。”那个交任务的弟子看了一眼苏辰带回来的东西,淡淡的说着。

  才300积分?

  “这位师兄,这是我带过来的师弟,你莫要欺负这位师弟才是。”玉灵儿对着眼前这位师兄说道。

  她并非是想要阻拦这位师兄做什么事情,只不过这个师兄给的价格太不公道了。

  “既然是灵儿师妹所说,那本师兄就卖灵儿师妹一个面子。”这师兄淡淡的说着,神情当中带着些许不屑。

  又是一个准备进入这个中门来傍上别的女子的男子吗?他对这样的男人真的没什么好脸色。

  “500积分。”此时他说完这话,便只见一道紫金色的光滑滑过。

  苏辰的铁牌上多了个500的数字。

  这积分不单单可用于修炼,还可以兑换这藏宝楼之中的法宝。

  这藏书楼跟藏宝楼向来都是分庭抗礼的,但是藏书楼要比藏宝楼的人多很多。

  想进入藏宝楼换取宝物,必须有高昂的积分!

  “多谢师姐相助,还不知师姐姓甚名谁呢。”苏彻忘了问这位师姐的名字便说着。

  “名字什么的何足挂齿,师姐我叫玉玲儿,你叫我玉师姐就好了。”玉灵儿俏皮的着了着脸说道。

  玉灵儿可是外门弟子,人人都喜欢的女神之一。

  也是悬赏厅之中的一朵奇葩花了。

  她从未接过悬赏任务,可是积分高的可以。

  “那谢谢玉师姐了。”苏彻再次盗窃完毕后。

  转身走出了这里。

  当苏辰刚从悬赏的大门往外走的时候。

  这不是罗墨吗?

  他看着面前的罗墨,露出几分兴奋来。

  “罗兄,那日一别,真是多日未见。”苏辰颇为感慨地说道。

  罗墨回头来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明显愣了愣。

  他怎能觉得这个声音如此熟悉?!

  他转头望去的时候,就发现了苏辰的身影。

  “原来是苏兄弟啊,苏兄弟这是……”罗墨诧异地看了一眼苏辰身上的衣服。

  “自然是来当你的同门了,不知罗兄可否欢迎?”苏辰笑道。

  罗墨听了后明显反应有些奇怪。

  现下面前这个人,不是那种能甘愿当别人附庸之人。

  “自是好的,咱们也算是有缘了,久别重逢不如好好聚聚?”罗墨立马说道。

  他已经很久没有朋友的朋友来这了,此番苏辰远道前来必定舟车劳顿。

  他一个内门弟子来外门的悬赏厅是来处理外门的麻烦的。

  只是麻烦没处理完毕,倒是遇见了自家兄弟。

  “公子……内门那边出事了……”罗墨身旁的一个弟子说道。

  他眼中充满焦急。

  这……

  为何这他想找别人叙叙旧都不可以吗?真的是很烦躁。

  罗墨烦躁地摇了摇头之后转身就走。

  “抱歉,苏师弟,公子还有要事要办你们改日再聚吧。”这弟子说完了这话便带着罗墨离开了这里完全不拖泥带水。

  “这个外门弟子真是恬不知耻,不知好歹这一上来就巴结内门的罗师兄!”万青天对着旁边的那些弟子说道。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其余弟子的哗然之声,他们虽然没听见苏辰跟这位罗师兄到底说了些什么,不过也是眼含嫉妒。

  “就是他有什么资格跟罗师兄搭话,罗师兄如此风神俊朗之人,为何要理会一个下贱坯子?!”旁边的一个平民出身的人倒是有些不干了。

  他本就看不上这些趋炎附势之徒。

  这些话在外门弟子的人群之中传了开来。

  “你难道不上去管管吗?他可是你看中的对手?”周青对着赵文问道。

  今天连几日赵文都在闭关当中,而今日刚刚出关,便前往了悬赏厅。

  他也是唯一一个听清苏辰与罗师兄之间对话的人。

  “罗师兄都已经表态了,那便算了吧,这些嚼舌根的人还轮不到我来惩治,你也歇歇吧,别再去找那大小姐了。”赵文这是在劝说周青少管余雅的闲事。

  这……

  怎么还扯到他身上来了?

  他不也是威逼利诱之下迫于无奈才做的那件事吗?现在怎么倒成了他自己的不是了。

  他一脸懵的看向了赵文。

  “舔狗一个,我呸!”

  “就这种白痴还敢出现在我们外门?!让他做杂役就好了,那杂役都比他强!”

  “他不配!”

  ……

  周围谩骂的声音愈演愈烈。

  但他们也只能在苏辰听不见的那个范围之内骂骂而已。

  真要说,要是真刀实枪的跟苏辰打架的话。

  没几个能打得过他的。

  苏辰并未在意这些人的议论之声。

  若是这件事情他都在意的话,那还有什么修炼时间可言?

  “这位苏公子暂且留步,这是罗师兄要我给你的。”陈伟转过头来便说道。

  他是罗墨的好友,也是罗墨极其信任之人。

  苏辰接过这东西,看了一眼就发现这东西定然价值不菲。

  这是一块外门弟子的铁牌,这铁牌里面的积分足足有5000之多!

  “这东西我不想要,你让他拿回去吧,他没必要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既然积分已如此难赚,而且还可以兑换修炼资源。

  他希望罗墨的每一分积分都花在刀刃上,而不是就这么赠予他。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苏公子这大家都看着呢,你要是不收下的话,那倒是我陈伟的不是了!”此时的陈伟对着周围的这群人大声说道。

  他并不是想要故意而为之的,只是这群人未免欺人太甚了,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并非如此,想必这位公子也知道这资源有多么重要。”苏辰摇了摇头。

  他不想做些过多的解释,但是不做些解释的话,恐怕面前这人是不会相信的。

  “你莫要让我陈伟为难,这是他送给你的上一次搭救的谢礼。”陈伟强硬地将这枚铁牌塞入到了苏辰的怀中。

  不顾任何人阻拦的转身就走。

  其余旁边的那些宗门之中的弟子纷纷的让开了道路。

  这下子打脸打的可真疼。

  还说什么人家巴结别人。

  这不是人家罗师兄上赶子在八戒这个新晋弟子吗?

  这可是他们头一次见到罗师兄,对待一个新紧弟子如此和善!

  众位外门弟子顿时脸色难看地看了苏辰一眼。

  “我就说嘛,不用我出马,那边的罗师兄会替他搞定一切。”赵文淡淡的说着,随即便瞪了周青一眼。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是了。”若不是他们两个是多年的玩伴兼好友的话,周青真受不了赵文这脾气。

  嗯。

  倔强的很可以啊。

  ……

  这场风波过去之后,那些弟子也该干嘛干嘛去的,随即散去。

  然而刚才第一个开口的那个人已经灰溜溜的离开了……

  ……

  又是那个熟悉的练功峰。

  苏辰已经站在山峰的最顶端。

  “刘师兄,今日这人不大多吧。”苏辰淡淡的问着。

  “自然是人不大多的,有些人都去做悬赏任务了。”刘师兄好心好意的回了他一句。

  能这么频繁来到这个天,罗楼的不是家境极好之人,就是那家底丰厚之人。

  而面前这个男人拿着的那枚铁色的牌子显然不是。

  这外门弟子是以衣服的颜色区分的,而积分的牌子自然也是以颜色来分。

  苏辰手里的这块牌子明显就没多少积分。

  “那玄字号的房间需要多少积分?”苏辰对着面前的刘师兄问道。

  刘师兄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这玄字号房花费的积分自然是黄色号房的十倍之多。

  甚至玄子一号房的花费是黄字房间的白倍。

  “要是玄子房的花费的话,比黄子房贵上很多……”刘师兄淡淡的介绍着。

  苏辰没有任何犹豫的让这刘师兄带他到玄字号房里面看了一圈。

  这挂着牌子的自然就是有人正在修炼的地方,而没挂牌子的可以随意进入。

  正巧他看上了一个玄字排名前二十的房间。

  “多谢师兄提点。”琴社对着面前的刘师兄点了点头,从铁牌上划走了100积分给刘师兄。

  “这可使不得。”刘师兄摆明了想要拒绝,但是见他早就已经划了过来,便也无奈的说道。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