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举世皆浊郭嘉:气成河豚.jpg_[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优书网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43章 举世皆浊郭嘉:气成河豚.jpg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章 举世皆浊郭嘉:气成河豚.jpg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正是蟹肥菊黄时。

  再不久就是秋分时节,到处都在忙秋收、秋耕、秋种,今年的秋分比中秋早十多日,民间的老说法,秋分早收成,明年必是五谷丰登之年,青壮劳力们在田里干活干的是格外卖力。

  孙策几日刚从庐江舒县出门,他爹起兵讨董之,他们一家住在扬州寿春,他爹加入讨董联盟之后,他们一家就搬去小伙伴周瑜家附近,在庐江舒县住一年多。

  两个月,他爹忽然传信让他们举家搬迁到冀州中山郡,家里的长辈看着那封信商量几天没搞明白他爹究竟是什么意思,怕他爹那边出事不敢轻举妄动,是派去中原打听消息。

  不打听不道,一打听还真吓一跳,他爹不愧是他爹,勇猛不减当年。

  孙氏在江东不算大族,乌程侯以军功封候拜将已是难得,自他率兵追随袁术征讨董卓,便再没见妻儿,不是不想见,实在是没工夫大老远跑回去。

  孙策年纪小不能随军,能在家老实待着,听到他爹骗袁术一波后扭头就踹,光跑去兖州不算,还得个兖州刺史的职位后,整个都惊呆。

  他爹就是他爹,比年轻的时候还要彪悍。

  他以他爹在讨董的时候追着董卓打已经够猛,结果没有最猛,有更猛,连袁术那等出身的都敢得罪,不愧是他那天不怕不怕的爹。

  如今的孙策还不是那个威震江东的小霸王孙伯符,年轻气盛和他爹如出一辙的天不怕不怕,道他爹在外得罪一不担心,反而蠢蠢欲动要去兖州给他爹帮忙。

  他爹十七岁能杀的水匪海盗扔掉财货狼狈逃窜,他两年马上要十七,他爹能干的事情他能干。

  小老虎在家和小伙伴商量一番,准备先去兖州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他爹明明是兖州刺史,却传信让他们去冀州中山,这冀州和兖州虽然挨边,但是中山郡和兖州治所昌邑离的还挺远,大老远的让他带着一家老小去中山是不是有不对劲?

  孙策自小被孙坚寄予厚望,从小在兵营里『摸』爬滚打,模样俊俏『性』情活泼,赞一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绝对不。

  十五六岁的英俊小伙儿单枪匹马从庐江跑到昌邑,找到他爹后还没来得及夸他爹治理的,就被劈头盖脸骂一顿,年纪不大胆子不小,兵荒马『乱』的一个不带就跑那么远,路上出事儿怎么办?

  他的家书送出去两个月,信上说的的让一家都来,结果不光晚那么多天,还来臭小子一个,庐江就那么合他们心意?

  江东猛虎发起脾气来气势惊,若是寻常士兵,被他眉头竖起虎目圆睁的模样瞪着怕是要腿软,但是他家的虎崽子却是一儿不怕,非但不怕,还敢和正在气头上的虎爹呛声。

  当爹的年方十七能假装官兵打的水匪落荒而逃,当儿子的单独出个远门怎么,他这叫虎父无犬子,是深得亲爹真传。

  这话说的没『毛』病,就是当爹的听着不太高兴,捏捏拳头拎到没的角落里又是一顿胖揍。

  等父子俩能心平气和坐下来说话的时候,虎崽子那张唇红齿白的英俊脸蛋儿已经变成龇牙咧嘴目全非。

  有亲爹能这么照脸揍。

  程普、黄盖等跟在孙坚身边十几年,可以说是亲眼看着孙家的几个孩子长大的,对孙策这个大公子的『性』子清楚的不能再清楚,十几年,爷儿俩就没怎么消停,打完之后勾肩搭背该怎么还是怎么。

  他们最开始看到他们家将军揍孩子的时候还会拦拦,后来发现这孩子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习惯之后不拦。

  孙策在兖州待两天,从他爹口中道许多之没打听到的消息,比如他爹那骗粮草就跑的神来之笔并不是想一出是一出,而是已经找退路。

  他爹新投靠的老大明上姓原名焕,实际上却是袁绍袁术的嫡长兄袁基,有这么个后台在,袁术就算道他爹反能打碎牙和血吞,不然他还敢转头和他亲哥叫板吗?

  不话是这么说,什么兖州外还有个“讨孙联盟”呢?

  虎崽子眨巴着眼睛问问题,然后成功得到来自虎爹的亲切“爱抚”,一巴掌下去直接拍没声儿。

  乌程侯不道袁术什么发神经搞出个讨孙联盟,兖州被黑山贼劫掠的时候吕布来帮忙,朝堂上下京城内外,明眼都道吕布已经改换门庭投那位原大,他当时脑子没转来弯儿,一时间没想到原焕就是袁基,他想不到可以原谅,袁术这个亲弟弟想不到就分吧。

  袁公路气势汹汹挑起个讨孙联盟,他孙文台不是吃干饭的,有打来他就能打回去,反正兖州现在粮草充足,最终耗不起的肯定不是他。

  结果他都准备和袁公路反目成仇,那讨孙联盟却没动静,跟逗玩儿似的,实在让窝火。

  臭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欠收拾。

  孙策在亲爹得不到更多消息,扭头就扔到脑后,转而纠缠那几位跟着他爹征战四方的叔叔,短短两天的时间就隔壁曹营混熟悉。

  再然后,就被亲爹赶出兖州。

  乌程侯对宝贝儿子是又爱又气,臭小子能从庐江一路来到昌邑,本事胆量都随他这个爹,兖州境内有他和曹孟德,山贼盗匪不敢『露』头,冀州境内经吕奉先的大肆扫『荡』,更没有劫匪有胆子拦路恶。

  他们家这臭小子自小跟在他身边,兵法武艺都极其出『色』,就算遇到劫匪,那些吃不饱肚子能四处流窜的家伙不够他一个打的。

  虎崽子被亲爹骂骂咧咧赶出来,嘻嘻哈哈和他新认识的几位将军打招呼告别,带上大家伙儿给他准备的干粮,这才策马飞驰而去,让城门处出来送他的曹洪夏侯惇等忍不住感叹少年就是有精神。

  从昌邑离开,大野泽一直往北走,穿清河郡、安平国,越郡界之后就是中山郡安国县的界儿。

  孙策艺高胆大,路上没闲着,想着兖州刚经战『乱』,境内肯定不像他爹说的那样太平,单枪匹马不耽误他侠仗义,没准儿还能挑几个贼窝来邀功。

  他一直在家陪着母亲照顾弟弟,对外的事情不甚清楚,却不代表一无所。

  关东联盟十八路诸侯讨董,他爹那么猛的都没能董卓拿下,可见董卓的势力有多大,后来讨董联盟内部分崩离析,董卓退到长安固守不出,所有都以董贼要继续手遮天,然而没几天,那董胖子就被杀死在郿坞,动手的还是备受他信任的吕布吕奉先。

  当今天下,谁不道吕布之威猛,就是品不怎么,竟然跟在董卓身边助纣虐,还这英勇无双的大将军最后『迷』途返叛董卓,不道亲眼见到又是什么模样。

  十八路诸侯联盟都没降住董卓,那位改名换姓的原大却做到,可见他的厉害,听说那位大身边能用之不少,他不能靠他爹的本事,他得比他爹更厉害才。

  等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挑几个贼窝去当见礼,那位大肯定对他刮目相看,第一步走的,接下来再加劲儿立功,没准儿真的能比他爹还厉害。

  少年郎满怀雄心壮志启程,光明的未来就在脚下,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从昌邑到大野泽、再到清河、再到安平、最后到中山,一路上别说贼窝,连个小『毛』贼都没看到。

  越靠近中山,路上越太平,甚至连官道都比别的方平整,他一个扛着枪骑马走在路上左顾右看,差被百姓当成贼给扭送去官府。

  不是,他离开庐江的时候听到的分明不是这样,不是说到处都有贼兵作『乱』吗?贼呢?

  少年郎脸上带着茫然,顺着官道一路往走,看到百姓井井有条忙碌秋收秋种,恍然间以天下大『乱』是假的。

  哪儿有什么天下大『乱』,这分明就是太平盛世。

  田庄离县城有一段距离,远远就有士兵巡逻,顺着官道隐约可以看高高耸立的箭楼,以及箭楼后占极广的宅院。

  孙策『揉』『揉』脸让自己打起精神,打马上和巡逻的士兵说明自己的身份,递上他爹给的信物,然后就毫无阻拦的来到主宅的大门。

  看来他爹在这儿还挺有子。

  少年郎仰头看着外的高墙,『揉』『揉』脖子小声嘟囔一句,跺跺脚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精神,等着府邸主的召见。

  就算路上没能找到贼窝,他一样是那个智勇双全的孙策。

  府上的仆从传话速度非常快,消失一小会儿就要带他去书房,孙策松开坐骑,拍拍马脖子上的鬃『毛』掩盖自己的紧张,然后昂首挺胸跟着走。

  宅子比外看到的还要大,从大门处进院子,穿几层回廊才终于到主院,带路的仆从在书房门口停下,在门板上轻轻敲两下,示意已经带到。

  “进来吧。”清润的声音温柔似水,听这声音,便能猜到里那是何等的风姿。

  孙策深吸一口气,捏捏拳头迈门槛,绕屏风,眼瞬间开阔起来。

  层层书架上各类竹简堆放的整整齐齐,窗外日光灼灼,身着浅『色』长衫的清隽青年端坐在书案后,宛如天边明月皎皎端庄,更似姑『射』仙落入凡尘。

  原焕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尚未及冠的江东小霸王,心中赞声龙章凤姿器宇不凡,是略显稚嫩,稍欠历练,“策儿?”

  少年郎看到房间里的后愣一下,待那眉眼间盛满意才猛然回神,红着脸上礼,“孙策、见主公。”

  “坐吧。”原焕着抬手,让在书案旁加个座位,思索着该如何来会会这初出茅庐的江东小霸王。

  孰料孙策听到这话连忙摆手,站起来红耳赤回道,“不用不用不用,我我我我我站着就。”

  他似乎来的不是时候,书房里除主公还有几位先,要不他去外等一会儿,反正他没什么正事儿,全当留时间给他冷静。

  荀彧等没有离开,对这容貌不俗的少年郎第一印象都挺不错,看他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眼中都带些意。

  原焕不强求,看他实在紧张,问来袁府的有他一个,家眷都还留在庐江,便让仆从带他出去找张辽,让张辽来安排他休息。

  张文远那小子『性』子跳脱,年轻之间更容易相处,混熟就不紧张。

  郭嘉眯眯看着孙策走远,摇头晃脑感叹道,“早就听闻乌程侯之子姿颜甚美,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奉孝慎言。”荀攸眉头一皱,看向郭嘉的目光中充满不赞同,这等轻佻之言在私底下说说便罢,怎能拿到主公胡言『乱』语。

  原焕:……

  不光郭嘉,他觉得小霸王的模样甚是英俊,仔细数数,他身边的谋士武将竟然没有一个长相普通的,随随便便拉出去一个,都能在史书上留下“美姿容”的评价。

  郭嘉讪讪闭上嘴巴,借喝水的动作掩饰去,假咳两声,然后一本正经的将话题扯回去,“主公方才提到留下郭图,难不成冀州的兵马和谋士尽数随袁绍挑拣?”

  “冀州几十万兵马,若都让他带走,岂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原焕着摇摇头,“我已派奉先去邺城,有奉先在,不该带走的兵他一个带不走。”

  郭嘉眼中滑一抹然,难怪他这几天没见到吕布,原来已经被主公派去邺城。

  戏志才不着痕迹的头,转身看向原焕,“主公,袁公路天『性』骄肆,非治『乱』之主,直接让他返回南阳,似有不妥。”

  “今日请几位来,便是要商议此事。”原焕语气依旧温柔,目光在四身上转一圈,最终还是落在戏志才身上,“南阳暂且不提,豫州却是和兖州一样久经战『乱』,袁术不欲打理,志才可愿助他一?”

  戏志才愣一下,对上他们家主公带些凝重的清润眼眸一声,然后拢袖而起正跽而坐,“愿主公分忧。”

  郭嘉捏捏下巴,看看郑重其事的友,再看看神『色』肃然的主公,沉『吟』片刻出声道,“嘉亦能主公分忧。”

  原焕但不语。

  戏志才挥挥衣袖坐。

  荀氏叔侄动作一致举杯喝水。

  郭嘉眨眨眼,“怎么?有问题?”

  荀彧放下茶杯,很是委婉的提醒道,“奉孝,志才去南阳,乃是处理内政。”

  内政字,咬字清晰,且加重语气。

  郭嘉:???

  内政就内政,瞧不起谁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