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一品容华 > 第六百八十八章 舒心(二)

第六百八十八章 舒心(二)

  此时已入了秋,秋高气爽。

  园子里有飘香的金桂,有绽放的菊花。园子里景致颇佳。微风吹拂,带着花草的清新香气,令人心旷神怡。

  二皇子妃在凉亭里坐下,将身边宫人都打发退出数米之外。

  程锦容和二皇子妃相对而坐,她细细打量二皇子妃一眼,低声笑道:“二皇子妃娘娘的气色比以前强多了。”

  以前的二皇子妃,如枯萎的残花,麻木茫然,没有鲜活气。

  现在的二皇子妃,面色红润,目中含笑,神色安宁。可见近来日子过得十分舒心。

  二皇子妃笑着叹了一声:“以前我忍受屈辱,处处忍让,受了折磨苦痛,只能咽进肚子里。如今我在府里当家理事,不受半分闲气。日子比以前强了十倍百倍,气色好些也是正常。”

  没等程锦容张口询问,二皇子妃便低声说起了二皇子的近况:“……他已经彻底疯了。认不出我是谁,我偶尔拿了衡哥儿的画像给他看,他也认不出衡哥儿。口中不停地胡乱呓语。”

  “他每日被铁链锁着,就在屋子里待着。门外有人看守,他不能出屋子半步。每顿两个馒头一碗清水。每隔十日才换一次衣物。”

  “看他这样活着,我心里真痛快。”

  二皇子妃说着笑了起来,眼里满是畅快:“这些话,我也只能说给你听了。”

  “当日红云被他凌~虐而死,我恨不得杀了他。可现在看着,恶人有恶报。他这样活着,比死了还要惨。”

  二皇子疯了的事,程锦容早就知晓。不过,这般详细的描述还是第一回听见。

  她心里也觉快意。

  二皇子前世为了一己之欲,和元思兰私下勾~结,差点颠覆了大楚江山。边关百姓受尽苦难,不知多少人死于战乱。

  就是这一世,二皇子也没做过一件像人的事。落到这等下场,真是活该!

  二皇子妃显然是憋的狠了,今日一股脑地在程锦容面前说了出来:“他做了恶事,死有余辜。父皇没有下令将他处死,让他猪狗不如地活着。这也是对他的惩罚。”

  “只可惜了衡哥儿,有这么一个亲爹。现在他还小,我还能瞒着。待衡哥儿长大了,我总得将一切都告诉他。”

  “以后,衡哥儿定会被他连累。”

  二皇子妃说到这儿,有些黯然。

  程锦容轻声安慰道:“衡哥儿还小,二皇子做过的恶事,谁也怪不到衡哥儿身上。太子殿下心地仁厚,以后定会好好待自己的亲侄儿。”

  这倒也是。

  六皇子的宽厚仁和,人尽皆知。以六皇子的心胸,想来不会容不下一个稚龄的孩子。将来衡哥儿长大了,若能离开京城,得一块小小的封地,有个容身之处,她便心满意足了。

  二皇子妃舒展眉头,轻声说道:“我也盼着如此。我会好好教导衡哥儿,让他谦逊温和懂礼。绝不让衡哥儿像亲爹半分。”

  程锦容由衷地说道:“衡哥儿运气不济,没有一个像样的父亲。好在他有一个好母亲。”

  二皇子妃抿唇一笑:“你也是个好母亲。为了陪伴一双孩子,连宫中的差事也不顾了。”

  对不熟悉宫中情形的人来说,生出这样的误会不足为奇。也幸好有这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没惹得人人疑心。

  程锦容也不解释,笑了一笑,算是默认了。

  二皇子妃又低声道:“我今日听闻你来了康宁府上,特意来见你一面。我如今处境尴尬,以后就不出府了。”

  “程锦容,你于我们母子有恩。这份恩情,我永远记在心里。他日,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只管张口,我绝不推辞。”

  二皇子妃神色郑重的说出这番话,绝不是有意作态。

  这样的心意,程锦容不能推辞,只能正色应下:“好,你今日说过的话,我都记下了。”

  二皇子妃冲程锦容笑了笑,伸手握了握程锦容的手,很快松开,站起身来:“我们出来转了这么久,也该回去了。”

  程锦容也微微一笑,一同起身。

  ……

  二皇子妃特意来见程锦容,在康宁公主的府上只待了半个时辰,便回了二皇子府。

  如今二皇子已经疯了,后院里的那些歌姬美妾,统统被二皇子妃打发了出去。府里的宫人内侍,也削减了一半。

  府里人少了,是非琐事都少了。她每日守着衡哥儿,慢慢稳稳地过日子,倒是清静自在。

  衡哥儿明年就该开蒙读书了。按着宫中惯例规矩,皇孙也该进上书房读书。不过,二皇子犯下大错,宣和帝还待不待见衡哥儿,实在不好说。

  她思虑此事良久,索性先私下给衡哥儿开了蒙。从最简单的三字经百家姓教起。

  衡哥儿在读书上很有些天分,短短两个月,便将三字经读得流畅无比。这几日正在读百家姓。

  小小的男童,坐在书桌前,摇头晃脑地读着书。郎朗读书声,令冷清安静的二皇子府有了几分热闹鲜活。

  二皇子妃在门口站了片刻,待衡哥儿读完书,才迈步而入。

  衡哥儿十分依恋亲娘,立刻起身上前,拉住二皇子妃的手:“母妃去哪儿了?”

  二皇子妃略略俯头,为衡哥儿擦拭额上的汗珠:“我去了你康宁姑姑的府上。她有了身孕,我去看看她。”

  衡哥儿目中闪过一丝希冀:“母妃,我也想去。”

  孩子总是活泼好动的。二皇子府再大,天天待在府里也觉得闷。一听出府两个字,眼睛顿时放出光来。

  二皇子妃温声哄道:“你康宁姑姑在养胎,不能太过吵闹。等过一段时日,我再带你去。”

  衡哥儿十分好哄,立刻高高兴兴地应了。

  二皇子妃爱怜地轻抚衡哥儿的头顶,心里暗暗叹了一声。

  宣和帝没有下旨封了二皇子府,已是格外开恩。越是如此,她越是要谨言慎行。她自己不出府,衡哥儿也得安分地在府中待着。

  等过一两年,这桩事淡了,她再领着衡哥儿进宫请安。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oushu001.com。优书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youshu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