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一品容华 > 第七百五十九章 父女(二)

第七百五十九章 父女(二)

  程锦容嗔怪地看了亲爹一眼:“以后可别再说这等话了。被卢姑娘听见了,不知会有多难过。”

  听到卢慧娘的名字,程望目中闪过一丝愧色,轻叹一声:“当年我去洛阳替卢夫人看诊,为卢夫人治好了病症。你娘在这一段时日里不慎亡故。”

  “卢家人一直心存愧疚。卢将军想将女儿嫁为我续弦,我比卢姑娘大了十一岁,且是丧妻的鳏夫。我一无续娶之意,二来也不愿耽搁了卢姑娘的终身。所以,一再拒绝。我以为,卢姑娘定然另嫁他人了。”

  “未曾想,卢姑娘竟如此固执倔强,一直未嫁。”

  “可见,这也是卢姑娘和你有夫妻缘分。”程锦容笑着接过话茬:“这么多年,爹你守口如瓶,从未提起过有这么一个人。卢姑娘当日登门说出这段往事,我顿时被震住了。”

  程望苦笑一声:“我这个亲爹,不能陪伴在你身边也就罢了,哪里忍心将这等事告诉你。”

  程锦容默然片刻,轻声说道:“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不说也罢。大伯母去洛阳提亲,卢家已经应了。婚期定在八月二十,还有一个多月。卢姑娘没有回洛阳,一直在京城等着。过两日,爹去见一见卢姑娘吧!”

  程望点了点头,又问道:“锦容,你在信中一直没细说裴家的事。如今裴钦夫妻都死了,裴家人都被流放去了岭南。趁着现在有空,你和我说一说吧!”

  程锦容嗯了一声。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程锦容略过了最要紧的隐秘,其余的半点都未隐瞒,将这几年间发生的事情慢慢道来。

  有很多事,程望在信中都已经知道了。不过,亲耳聆听,感觉又自不同。

  尤其是在听到程锦容三番五次遇险时,程望面色泛白,右手紧紧握着椅子把手,手背青筋毕露。

  程锦容被元思兰和寿宁公主联手设计陷害,差点毁了闺誉……

  在二皇子府外,被人刺杀,险些丧命……

  在宫中为裴皇后挡下刺杀,自己身受重伤……

  “锦容,都是爹不好。”程望红着眼睛,声音嘶哑:“爹没能在你身边守着你,让你吃了这么多苦。”

  程锦容鼻间满是酸楚,低声道:“这怎么能怪你。你是朝廷任命的医官,在边军里救死扶伤。爹,女儿一直以你为傲,从没怪过你。”

  程望眼睛更红了,将头转到了一旁。

  程锦容用帕子擦了擦眼角,轻声说了下去:“一切都过去了。如今,我嫁了如意夫婿,生了一双孩子。我只盼着爹身边也有个知冷知热的人相伴到老。”

  程望以袖子擦了泪痕,转过头来:“锦容,爹听你的。”

  程锦容展颜一笑:“好,那我们说些高兴的事。现在边关如何?”

  提起边关,程望心里的伤感很快退去:“以前边关连连打仗,军中总有许多伤兵。受伤重的,很多来不及医治,就在痛苦哀嚎中死去。”

  “军中闹过那一场瘟疫,更是可怕。我身为军医,责无旁贷。那时,我也顾不得保全自己,直接住进了被隔离的瘟疫区。熬了一个月,终于配制出了解瘟疫的药方。”

  “因为这一功劳,我升了官,成了六品医官,掌管边军所有军医。”

  “做军医是辛苦,不过,能救治伤兵,为边军出一份力,我心里也很踏实安心。这么多年,就是苦了你……”

  “怎么几句没说,就又拐到这个话题上来了?”程锦容故意绷起脸:“爹再说这些,我可真的不高兴了。”

  程望哑然失笑:“好好好,都是爹的错,爹不说就是了。”

  “两年前,鞑靼太子被贺祈一刀杀了,鞑靼可汗率残兵逃回草原,边军大胜。这两年,边关安定多了,偶尔打些小仗。伤兵少了,军医们也消停多了。”

  “所以,我才敢张口告假半年。换在以前,根本没脸张这个口。”

  程望滔滔不绝,说起了边关风光,说起了边军的英勇,说起了军医们的辛苦和喜悦。

  程锦容安静地聆听,温柔地凝望着亲爹的脸孔。

  程望今年三十有七,人已中年。鬓角有了白发,俊脸上也有了沧桑。

  不过,绝不像他口中说的什么人快老了。男人到了这个年龄,正是盛年,也是最有魅力的时候。

  程望被女儿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咳嗽一声道:“锦容,你这般看我做什么?是不是觉得爹又老又丑?”

  程锦容抿唇一笑:“谁说我爹又老又丑,我都不依。我爹正值盛年,风华正茂,是世间最好的男子。”

  程望被女儿夸得美滋滋的,咧嘴笑了起来。

  ……

  门外忽地响起了孩子的咿呀叫嚷声。

  程锦容目中闪过笑意。

  程望眼睛一亮,站起身来:“是不是阿圆和阿满来了?快让他们进来,我要见一见外孙。”没等程锦容起身,已抢先一步去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正是阿圆阿满。

  明日就满周岁的一对双生子,生得白胖俊俏。此时天气正热,各自穿着大红肚兜,晾着白嫩的小屁股和小胖腿。头发被剃得光光的,只在中间留了一些,用细细的红绸扎成了小冲天辫。

  就像从年画走下来的胖娃娃,别提多招人喜欢了。

  程望满心欢喜,爱得不行,将两个孩子抱起放在腿上:“阿圆,阿满,我是你们的外祖父。”

  阿圆阿满只会叫娘和爹,不会叫外祖父。

  孩童最是敏锐。兄弟两个感受到了眼前人的疼爱和喜悦,也不怕生,坐在外祖父的腿上玩闹起来。

  阿圆胆子大,伸手去扯外祖父的头发。

  阿满有学有样,也伸手去扯,一边咯咯笑着。

  程望头皮被扯得生疼,却半点不恼,呵呵笑了起来。

  程锦容笑着瞪儿子们一眼,将他们的手拿下来:“不准扯外祖父的头发。”

  程望不乐意了,硬是将外孙们的手又拿回来,放在自己的头上:“阿圆阿满想扯就扯,外祖父高兴的很。”

  程锦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oushu001.com。优书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youshu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