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吕布飘了,袁术握不动刀了_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优书网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吕布飘了,袁术握不动刀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吕布飘了,袁术握不动刀了

  祈雨,祈雪,祈晴…

  用科学的观点去看,这些古代的奇门术法都很扯蛋。

  不过,出于好奇…

  陆羽其实还真看过几本求雨的“官方教材”。

  比如《太极祭炼内法》里说,祈雨、祈晴、祈雪…作法时要念咒语的,重点是你不能用嘴巴念,必须在心中默念,而且…虽是默念,但必须得能让老天爷能听到,所谓心诚则灵。

  如果没有求下雨来,那只有一个解释。

  不是阴阳家学派的方法无效,是因为你的心不诚!

  听起来是不是很扯蛋?是不是有一种“皇帝新衣”的味道!

  不过…还有更扯蛋的,《道法会元》中记载——夫祈晴之义,在乎静定凝神,一丝不挂,二炁流通。

  啥意思,就是依着荀彧说的…

  倘若陆羽真的去求雨,首先得在一大堆百姓面前裸着,然后…拿你自身产生的热量与天地间的能量相配合,互相循环,互相转换,然后雨就自然而然的下来了。

  对此,陆羽只想说一句…我去年买了个表!

  真要一丝不挂,那和“社死”也没啥大区别了。

  “咳咳…”陆羽轻咳一声…现在尴尬的地方就在于,他此前立下的“大阴阳师”的人设,这怎么回绝呢?

  “荀司马,其实我这阴阳家学也就是入门,道行还浅的很,最多也就是勉强能推算出大旱时节,若要求雨…讲究的是‘静定凝神,一丝不挂,二炁流通’,我还远远没有到这个不要(脸)…啊不,是这个至纯、至臻的境界,不过…”

  陆羽随口解释道…

  当然了,他的解释前面的多半句都是苍白无力,唯独最后两个字“不过”才是重点。

  曹操的眼眸一凝,果然,不出他与一干军士们的讨论,作为阴阳家学派的传人,面对这大旱,陆羽一定有办法。

  “陆功曹,有办法不妨直说!”

  曹操的话音落,戏志才又想到了什么,赶忙补充了一句。“蝗虫固然能解决一时之急,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啊!陆功曹,你说是也不是?”

  戏志才这是把蝗虫做口粮的答案直接给封死,省的陆羽又拿这“油炸飞蝗”去敷衍…

  当务之急,是七月绝收后,主粮从哪来?

  主粮…可不是解一时之难题的“杂粮”!

  此间一道道目光朝陆羽直射而来…莫名的,此间阁宇的气氛变得诡异异常。

  “咳咳…”

  轻咳一声,陆羽朗声道:“曹公,诸位军师、诸位谋士,我其实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应对七月粮食的绝收…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曹操急问,所有人更是下意识的把脑袋朝陆羽这边移动了半分。

  “曹公应该知道,此前半个月我购买了大量的旱稻、水稻种子…”讲到这儿,陆羽露出了一抹为难之色:“可迟迟没有栽种,是因为找不到合适之处…”

  旱稻、水稻…在这个时代并没有普及,特别是中原。

  这个时代是培育不出一年一熟,既好吃又高产的东北大米的…

  水稻、旱稻往往一年两到三熟,产量比不上小麦,最主要的是特别不好吃!

  故而,整个中原几乎鲜有种植水稻,反倒是扬州与并州因为特殊环境的原因,水稻与旱稻很受农人喜欢…

  这也就难怪,陆羽提出的这旱稻、水稻,眼前所有人都有些陌生。

  “这旱稻?水稻?不需要雨水灌溉么?”戏志才急问,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他在出谋划策这一项上颇有能耐,可在农业上,他是一个十足的小白。

  不光是他,这里…除了荀彧、曹操对农业有一些粗略的了解外,其它的都是农学小白。

  “倒不是说不要雨水灌溉…而是旱稻、水稻灌溉的方式不同,雨水灌溉是从上而下,而旱稻、水稻灌溉的方式则是由下而上!”

  陆羽尽可能的把农业问题讲的深入简出一些…

  当然了,他也不是什么农学专家。

  不过这“从上而下”,还是“从下而上”…这个其实很好理解,无外乎是殊途同归…

  比如,你晚上那啥的时候还会用各种各样的姿势呢,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没了金箍棒还进不了盘丝洞么?

  “呃…诸位,正常来说,小麦的灌溉是水源从上而下降入土层,慢慢的渗入小麦的根茎,根茎受到雨水的滋养,就会茁壮成长…”

  “而水稻与旱稻则截然不同,水稻本就种植在水中,根茎部水源极其充沛,而旱稻则是种植在湖泊附近的梯田里,这些地方的土壤本身就蕴含着丰富的水量,故而…即便是大旱,即便是老天爷不降雨,旱稻与水稻的根茎部分也能锁住大量的水分,给予滋养,从而茁壮的成长,这就是所谓的围湖造田!也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抗旱作物!”

  陆羽尽可能简单的去讲述这围湖造田的好处…

  这并不代表围湖造田就没有坏处,比如破坏生态环境、加快湖泊沼泽化的进程、导致旱涝灾害频增…这都是坏处。

  可当务之急,首要任务是解决兖州、徐州这百万百姓的粮食问题!

  多少破坏点儿生态环境,也是在所难免哪。

  毕竟人命关天,更关乎着陆羽与昭姬姐能不能在这片土地上继续快乐的玩耍!

  嘶…

  陆羽的话音落下,曹操、戏志才、荀彧、荀攸彼此互视,他们中有的听懂了,有的还是一头雾水。

  不过,核心点儿还是能抓住的,那就是旱稻、水稻不怕旱灾,这个就够了。

  “陆功曹?你说的旱稻、水稻…若是如今种下?何时能丰收啊?”

  “三个多月!”面对戏志才的询问,陆羽脱口回答…“四月是最佳的栽种时机,若然顺利栽种,那…到八月份就能丰收…各郡县原本的粮食足够撑到七月,稍微紧凑下…到八月也不成问题。”

  霍…这…

  曹操表面上虽是云淡风轻,可实际上内心中已经悸动连连,他始终观察着陆羽的表情,见他语态自若,整段话虽长却是没有半点停顿,清晰入耳…更是没有半点漏洞。

  这般信誓旦旦…倒是曹操对他的话更加笃信了几分。

  再说了,现在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也唯有死马当作活马医!

  只是…

  曹操的眼眸微微的凝起。“只可惜咱们兖州没有大型的湖泊,这围湖造田的构想要实践起来少不得去截断水流制造湖泊,而截断水流少说也得十余日…到时候,怕是这水稻、旱稻最佳的播种时机已经过去了。”

  念及此处,曹操的眼眸再度的凝起,羽儿提出了一个好方略,只是…时间,时间问题啊。

  当即…荀彧、荀攸、戏志才的眼眸也深深的凝起,耽搁了呀,因为这濮阳战事缘故,属实把农事给耽搁了。

  陆羽环视诸人,其实…他的心情也与诸人一般无二。

  水稻、旱稻倒是好种植,可去哪找湖泊呢?

  或者,如曹操所说,截断水流制造湖泊?哪里有这么容易?真要是很轻松的话,陆羽带着龙骁营就把这事儿给干了。

  一时间,整个衙署的气氛变得冷峻的许多…

  却就在这时。

  “怎么没有大型的湖泊?”

  一道苍劲有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众人寻声望去,闯入衙署的却不是夏侯惇还能有谁?

  很显然…此前,他就在衙署门前听众人的谈话…因为他的身份,门外的侍卫也不敢去阻拦。

  “元让?”

  “夏侯将军?”

  曹操与陆羽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

  踏踏…夏侯惇却是大踏步走了进来。“大哥…十五日前,我率我部弟兄截断了太寿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池塘,万余弟兄连续十余日的担土,如今那里已经形成梯田,具备种植水稻、旱稻的所有条件…且,池塘极大能够覆盖数千亩地,不妨…让陆功曹就在此种植旱稻、水稻如何?”

  霍…夏侯惇这是及时雨啊!

  曹操的眼眸徒然睁大,荀彧、荀攸、戏志才、夏侯渊、曹洪也惊诧的看着夏侯惇,这目光就仿似在看一个外星人?

  啥时候…元让开窍了呀?

  他怎么知道…提前去截断水源,制造池塘,担土开垦呢?

  这…还是那个熟悉的、执拗的夏侯将军么?

  “元让,此言当真?”曹操满面惊异之色,一句话落下,他的语气又加重了几分。“这可关乎兖州、徐州数百万军民的口粮,可不能开玩笑啊!”

  “我哪敢跟大哥开玩笑呢?”

  夏侯惇摆摆手,紧接着,他的眼眸望向陆羽。“陆功曹早在许久之前就跟我提及想要推广这稻田,只不过需要截断河流,形成池塘,要做到这一步少说也得万余人十数日的工期,可后来想想,陆功曹做什么必有缘由…这不,我就带人把这池塘给造出来了,哈哈哈…想不到,大哥这边正等着用呢!”

  此言一出…

  曹操豁然而起,哈哈…哈哈哈…

  原本的愁容满面顷刻间变得晴空万里。

  “好啊,好啊…”

  “若然八月能收获稻谷,那陆功曹与元让均是第一功!”

  闻言,夏侯惇挠挠头,他其实不为啥功劳,只为一条——知恩图报。

  你特娘的陆羽背着我,分发给我弟兄们家眷抚恤金,那我夏侯惇就背着你,把这水给截断,把这池塘给围起来,这就是夏侯惇眼里的知恩图报。

  呼…

  夏侯惇的出现,属实让陆羽长长的呼出口气,这点儿真的是出乎意料了。

  别看夏侯惇平日里暴躁脾气,大大咧咧,又是个常败将军,可…在这大是大非上是真的能拎得清!

  点赞,陆羽都忍不住为夏侯惇点个赞!

  不等陆羽感慨,曹操已经发号施令。

  “传令下去,着令陈留附近郡县发动农户,于太寿水池塘附近种植稻田,凡是响应声援的农户三年内减收一成田税…除此之外,各郡县寻找合适水流,截断成湖,整个兖州、徐州大力推广水稻种植!这件事儿,由文若、元让统筹负责!”

  “荀某领命!”

  “末将领命!”

  荀彧与夏侯惇均站起身来拱手领命…

  听到曹操的这个安排,陆羽颔首点头。

  很好,灰常好,夏侯惇有兵,且有截段河流形成水池的经验,荀彧有脑子…他们配合,这旱稻、水稻的推广必定会一帆风顺!

  不出意料,八月应该能迎来丰收…

  只是,在丰收前,就委屈军民们先凑合着过吧…何况,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蝗虫大概率成不了灾了。

  这也意味着,他们不会因为大量聚集而释放出挥发性化合物“苯乙腈”,更不会在遭遇攻击时,将“苯乙腈”转化为剧毒化合物“氢氰酸”…

  总而言之,全民捕蝗…既缓解了粮荒,又遏制了蝗灾,这一步棋走的很对!

  说起来…大旱之下小麦铁定要绝收,蝗虫吃小麦,人类吃蝗虫,是不是可以约等于人类吃小麦了呢?保不齐…营养价值还更高呢!

  粮食的问题算是解决了…

  曹操再度坐回自己的座位上,他长长的呼出口气…像是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轰然落地。

  当然了,也得亏是羽儿的提议,才让他如此放心…换个人要提议去围湖造田,推广水稻,保不齐曹操连搭理都不会搭理!

  那么…

  接下来,这会议,就到了下一个问题!

  曹操朝戏志才使了个眼色,戏志才站起身来,朗声道:“诸位,根据斥候来报,吕布带着残兵已经抵达徐州境内…”

  “而看他的样子要么是去投下邳城的刘备,要么是去投南阳的袁术…”

  戏志才一句话讲到这里…

  陆羽下意识的开口。“是刘备…”

  这是下意识的开口,陆羽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竟把这三个字脱口而出。

  而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均望向了他这边。

  “陆功曹?何以见得就是刘备呢?”戏志才主动问道:“明明袁术的实力更强,也更缺乏一个统军的将军!我若是吕布该选择袁术啊!”

  吕布投谁,这个问题其实很重要!

  这甚至关乎未来曹军的战略规划!

  只是…

  陆羽眼珠子眨巴了下,他本意不想在这种军事会议上表现的太过突出,可方才的回答…几乎是条件反射!

  陆羽也是醉了…

  “咳咳…”轻咳一声,陆羽索性站起身来。“我曾听过往的商贾提到过,吕布曾经是投靠过袁术的,此番他必定不会吃回头草。”

  唔?这下,不少人惊异了!

  在场的所有人也同样关心着天下局势,可鲜有人知道,吕布曾投过袁术。

  事实上…

  吕布不止投过袁术,他在长安城中了贾诩的计略,被李傕、郭汜打败后,第一个去投靠的便是袁术,其后才是张杨、袁绍。

  只不过,因为投靠袁术时,吕布在南阳待得时间很短,且又颇为隐秘…

  双方最后也闹得不欢而散,故而,很少有人知晓。

  “若非那商贾的话,我也不知晓…只是后来想想,倒也合乎情理…”

  陆羽细细的讲述起来。“吕布败逃长安时,天下势力无外乎三股,李傕郭汜的西凉军、冀州的袁绍、南阳的袁术…吕布就是从西凉军那边出来,只能从袁绍、袁术中进行选择!”

  “吕布是一个极端的利驭主义者,他要追求的是尽可能高的权利,袁术是袁家嫡子,且手握玉玺,在吕布看来或许未来能荣登九五,故而首先去投靠他便是情理之中…只是…”

  讲到这儿,陆羽故意卖了个关子。

  “只是什么?”戏志才连忙催促道:“陆功曹就别卖关子?咱们这边都洗耳恭听了!可…为何吕布投袁术这件事,没有露出一点风声呢?”

  “这很好理解…”陆羽不假思索。“因为,吕布很狂妄,袁术也并非善茬,他们的性格决定,他们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据那商贾所言,最开始时,袁术是盛情款待,最后时,双方却是剑拔弩张,他们俩…一个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曾委身对手,另外一个也想遮掩,一名虎将归而复弃的事实…故而,这一桩事除了少数南阳的商贾外鲜有人知!”

  说归这么说…

  事实上…这么讳莫如深的事儿,别说是南阳的商贾了,就是袁术麾下很多将士也不知道。

  陆羽知道,是因为书上是这么讲的。

  而袁术与吕布不合的直接原因,更是扯蛋至极!

  说白了,就是吕布飘了,他以为袁术握不动刀了!

  …

  …

  多本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